脸大你又不娶我QAQ

老师

老师是几周前才来上课的,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呢,可能是他脸上挂着汗认认真真教我们切口缝线打结的时候吧。
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后来在展板最后发现了,在一张像素不甚清晰的照片旁边,写着他极为简单的工作经历。两个字的名字,来来回回读了好多遍。
很小时候有点社交恐惧症,不好意思叫别人的名字,不好意思自我介绍自己的名字。叫出了名字像是念了咒语,像注定了一段联系。

开始就像我很多段无疾而终的暗恋一样,孤单的甜蜜的心里坠坠的,偷偷查他发表的文献,在他上课的时候站到最前边回答他的问题。
有次凑的很近闻到他身上的味道,是混合着消毒剂,肥皂水和高温杀菌锅的味道,很普通的,就是常做手术的人都会有的,可是格外好闻。
像是一道光,原本寂静的树林突然开始窃窃私语,树叶开始哗哗作响。

我是忐忑的,像俗气的大多数人一样担心道德伦理,可是我抑制不住的想念,想到他就心尖发麻。
可是当我后来把我和他之间为数不多的故事告诉很多人以后突然就明白了,他从来不是我的交往对象而是引路人点灯者。

即便是后来知道他要结婚了,仅仅难过了一小会,因为我知道不论他是结婚一万遍或者单身主义,对我而言都是一个遥远的,光源。
只是想要认认真真学习外科,想要学会漂亮的打结,想要成为外科医生。有朋友说,这可是飞蛾扑火,最后不可能在一起,岂不是很亏。

黄执中说的很动人,他说喜欢一个人从来不是付出,那个人的存在点亮了我,这是幸运。
突然就有了想做的事,比起之前的哪样好学就学哪个,变成了,我想要,我愿意,我可以。
这种变化妙不可言,我乐在其中。
哪里是飞蛾扑火雪泥鸿爪,明明是,茫茫六合里的于我而言是知己,是救赎。

评论

热度(1)